把智慧城市產業化出口外地 – 信報財經新聞, StartUpBeat

網上版請按此

東盟和印度等國家為了經濟騰飛,紛紛發展智慧城市,不少國家包括新加坡、日本、南韓、美國等都致力把握這個以萬億美元計的商機。可是,在西班牙IESE商學院智慧城市評比排名前列的香港,卻似乎一直不為所動。

根據政府8月的資料,東盟是香港第二大貿易夥伴,去年雙邊商品貿易額佔香港所有商品貿易的12%,達過萬億元,同時也是香港四大對外直接投資目的地,彼此關係密切。

為什麼我們不進一步把合作延伸到智慧城市層面,包括供應軟硬件以至顧問服務?這在於政府只把智慧城市定位為內部事務,沒有考慮把它產業化,出口到外地。

新加坡則有完全不同的策略。早於2014年,總理李顯龍把新加坡正式定位為「智慧國家」。除了推出一系列資訊科技措施改善民生,例如應對人口老化,並提升自身智慧國力之外,也積極在國際間加強影響力,結果在多個排行榜居前列位置,例如在前述的西班牙IESE商學院智慧城市評比位居第9(東京第4、香港第10),以及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的《2020年世界競爭力年報》連續兩年名列全球之冠(香港連跌3級至第5)。在名牌效應下,推動與其他國家尤其東盟國家在智慧城市合作上,更易水到渠成。

反之,香港雖然在多方面也得到國際認同,包括科技基建應用、人力資源等都表現卓越,而且這些經驗全是要發展數碼經濟的東盟所渴求,加上我們跟東盟國家的商貿往來頻繁,可說盡得天時和地利。但是,如果香港想要在東盟等國龐大的智慧城市商機上分一杯羹,就要在以下三方面加強「人和」:

1. 改變公務員固有思維:公務員要從一個服務供應者演進為服務推廣者,在堅守服務質素之餘,更要思考如何說服更多人和政府採用其服務。這樣巨大的改變,需要從上而下推動;同時,多觀摩外國政府在國際會議的示範,也肯定啟發良多。

2. 鞏固人才資源:人才是每個地方賴以成功的關鍵。香港的教育成果歷年在國際評估中都得到肯定,我們應繼續加強學生在STEM方面的培訓,並拓闊他們的國際視野,為香港人才庫不斷注入動力。

3. 提升社會凝聚力:這是IESE商學院的排名中,香港最弱的一環(分項排第111位)。近年社會不穩,即使有美好的願景也難以成事,唯有增強施政透明度才可贏取信任,凝聚人心。一如今年初新冠肺炎開始在香港散播,謠言四起,政府立即推出羅列重要疫情資訊的互動地圖儀錶板,即時提升資訊透明度,穩定人心。

岔開一筆,與內地智慧城市排名最高的上海(第58)相比,香港(第10)優勢顯著,因此我們必須認真把握,不要辜負了大好商機。

鄧淑明博士
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