溝通助釋私隱疑慮 – 信報財經新聞, StartUpBeat

HKEJ_16Jan2018s

網上版請按此

智慧城市之所以稱為「智慧」,皆因決策和管理均以數據主導,故此收集和分享數據資訊正是12月公布的《香港智慧城市藍圖》中解決交通問題的重要策略。

開放搭乘數據惹爭議

美國紐約市在開放資訊上可說走得最前,早於2012年已把開放數據訂為法例,規定2018年底前所有公共數據須在政府的單一平台上公開。紐約市長辦公室前數據分析總監Dr. Amen Ra Mashariki表示,開放數據的過程殊不簡單,最大爭議之一是個人資料的私隱問題,這也是港人關心的議題。

去年初,紐約監管機構要求Uber這些出租汽車(FHV,不包括紐約傳統黃色的士)要把每程接載和落客的時間和地點上報,以作分析並把資料發布到政府的單一開放數據平台,這一指令引起社會強烈反響。

監管部門的理據是,要檢測FHV公司有否遵從《司機疲勞法》——紐約規定職業司機只可在24小時內接載乘客最多10小時,或一星期最多60小時,避免他們因長時間工作過勞引致意外。

同時,FHV接載次數迅速飆升,行車數據對政府非常有價值,例如哪些地區需要更頻密的巴士服務或者開設新路線、哪些地點上落客更「就腳」,以至哪些地段是出租車少有提供服務甚至拒載,作為運輸規劃的基礎。

紐約官民尋共識

另方面,壓力團體指出,如果每個人的搭乘紀錄都要上報,紐約市民私隱會受損,也令不法之徒有機可乘。歸根究柢,這是對政府的信任問題。有紐約公眾權益組織直指這是對特朗普政府的擔憂。

為解決爭議、釋除疑慮,政府舉辦了公眾聽證會,令市民和官員有機會直接溝通。結果大家達成共識:收集的乘客上落車資料由原本的實際地點,變成鄰近的地區號碼。

正如Dr Mashariki所說,紐約市開放數據從制訂政策到執行,是政府、政客、專業人士、公民團體和一般市民共同努力的產物。這自然困難重重,不過為確保開放數據以民為本,政府一直堅持要跟不同持份者溝通。為了真正邁向智慧城市3.0,紐約的經驗對香港也有參考價值。

 

鄧淑明博士
香港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榮譽教授

廣告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