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享經濟注入新動力 – 信報財經新聞 , StartUpBeat

HKEJ_05Jul2017s

特區政府新班子剛剛就任,我希望他們能引進新思維去處理舊問題,包括如何令共享經濟這些新經濟模式「創新而不違法」。共享經濟的定義眾多,不過一般共識是把閒置的資源,包括資金、房屋、汽車等物品,以及個人知識、技能、經驗,透過互聯網的平台與他人分享,從而創造效益。

創造就業激活小社區

看美國這個先行者的經驗,共享經濟不但令社區受恵,也讓年輕人得益。早前Airbnb接受傳媒訪問時,以紐約市這個人口800萬、遊客5500萬(和香港的人口和訪港旅客總數接近)的大都會為例, Airbnb據報在2014年為當地社區帶來了11.5億美元(約89.7億港元)商業收益,並創造逾萬份工作;這些旅客絕大部分都期望感受當地人的生活,因此較喜歡留在小區消費,停留的日子和消費額也較一般旅客高兩倍,同時亦讓旅遊業收益擴展至以往較難獲益的社區。

另外一個優點是,共享經濟有助年輕人幫補生計。美國不同的調查都顯示,參與共享經濟的人以高學歷的年輕人居多,譬如普林斯頓大學Alan Krueger教授的研究顯示,Uber司機以18至39歲佔近一半,大專或以上程度的有九成,反觀這個年齡組別之的士司機只有不足三成,少於一半有高等學歷。同時,根據羅兵咸永道(PwC)對美國消費者調查,大部分認同共享經濟的好處不但令花費更划算、令生活更方便,而且更環保以及有助建立更強的社區聯繋。

這種新經濟模式與原有的舊經濟有不少衝突,但新舊經濟是否有互補互容的空間呢?租車集團Avis於2013年以5億美元(約39億港元)收購了共享汽車平台Zipcar,藉此擴闊業務基礎,互補長短;同時,全球逾275個地方政府(包括巴黎、紐約及安大略省等)已和Airbnb達成協議,把它納入稅網,讓新舊經濟的競爭較平等。

發展共享經濟既然已是大勢所趨,香港應該急起直追,一方面我們可汲取外國經驗,如想辦法以徵稅等措施平衡新舊經濟的利益;另一方面,也應提供更明確寬鬆的規管,不但讓這類企業更易生存、年輕人有更大的發揮空間, 也令市民享受更多選擇,並為香港經濟注入新動力。

 

鄧淑明博士
香港大學計算機科學系榮譽教授

廣告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